〖敬请关注〗 新网址 HTTP://WWW.NANFAN.NET
首页 综合新闻 工作动态 农业气象 论文论著 招聘信息
 今天是 2018年12月17日 周一
当前阅览: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 → 不同药剂对海南省甜瓜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的室内药效测定

不同药剂对海南省甜瓜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的室内药效测定

来源: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  作者:王爽 孔祥义 刘勇 肖春雷 罗丰 万三连 陈文锡 高永杰  录入:2017年7月29日  阅次:8109
摘要 采用含毒介质法对引起甜瓜细菌性果斑病(Bacterial Fruit Blotch of melon)的病原菌西瓜嗜酸菌(Acidovorax citrulli)进行了室内药效测定,价测定的 8 种药剂对海南省 5 个甜瓜主栽区(昌江县、东方市、乐东县、陵水县和三亚市)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的抑菌效果,验结果表明,8
种药剂对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的抑菌效果各不相同,相同药剂对不同地区的病原菌抑菌效果也不同,中,霉酮对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的抑菌效果最好,生素类药剂的抑菌效果普遍较好,农用链霉素、中生菌素和春雷霉素,氢氧化铜和琥胶肥酸铜等铜制剂室内效果最差。 该试验筛选的对西瓜嗜酸菌(A.citrulli)抑菌效果较好的药剂,为细菌性果斑病的防治提供参考。
关键词 细菌性果斑病;药效测定;甜瓜;
海南中图分类号 S435
细菌性果斑病(Bacterial Fruit of Blotch)是瓜类作物上一种严重的世界性病害,原为西瓜嗜酸菌(Acidovorax citrulli)[1],
该 病原菌是国际检疫性病原细菌之一,初只是在西瓜上发现有该病的危害,196 年国际上首次观察到细菌性果斑病在甜瓜上出现,198 年国内张荣意等首次报道海南乐东、东方等市县种植的西瓜上发现细菌性果斑病以来,病在海南不断发生和扩散[2]。 笔者 2014 年对全省甜瓜主栽区细菌性果斑病的发生情况进行了调查,现该病在全省普遍发生且危害严重[3]。 为了给海南省防治甜瓜细菌性果斑病提供有效的化学药剂,文通过采集不同地区甜瓜细菌性果斑病病果,展病原菌的室内分离和致病性鉴定,测定了海南省不同地区甜瓜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A.citrulli)对不同药剂的敏感性,
为海南省细菌性果斑病(BFB)的防治提供理论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材料
1.1.1
供试培养基King’s B 培养基:蛋白胨 20 g,
甘油 10 m L,
琼脂粉 15 g,g SO4·7H2O 1.5 g,2HPO4(无水)1.5 g,
蒸馏水 1000 m L。
1.1.2 供试药剂
30%琥胶肥酸铜 WP (海南正业中农高科股份有限公司);20%噻唑锌 SC(浙江新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53.8%氢氧化铜 WG (上海杜邦农化有限公司);20%叶枯唑 WP (浙江一帆化工有限公司);2%春雷霉素 AS (北兴化学工业株式会社);3%噻霉酮WP(陕西西大华特科技实业有限公司);72%农用链霉素 SP(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3%中生菌素 WP(福建凯立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1.1.3 供试菌株
供试病原菌(Acidovorax citrulli)分别分离自海南省昌江县、东方市、乐东县、陵水县、三亚市的主要甜瓜种植地的甜瓜发病果实。 按照柯赫氏法则,甜瓜病果上分离后回接并再次得到纯化的致病菌株在 King’s B 固体培养基上培养 2 d 后作为供试菌株,号分别为 CJBFB-1、DFBFB-1、LDBFB-1、LS-BFB-1、SYBFB-1。
1.2 方法
1.2.1 病原细菌菌悬液的制备
将细菌接种于 KB 固体培养基上,28℃倒置培养 48 h,
分别挑取单菌落转接于 KB 液体培养基中,8 ℃,80 r/min 条件下培养 24 h,调节细菌悬浮液OD600=0.4,
此时菌悬液的浓度约为 1×108 cfu/m L[4]。
1.2.2 杀菌剂药效测定方法
采用含毒介质法中的最低抑制浓度法测定[5],有改良。在初试的情况下,种药剂选定 5 个浓度进行测定(见表 1),
求出抑菌最低有效浓度。 其具体方法:把定量(1 m L)不同浓度的每种药剂分别与定量(49 m L/ 瓶)的培养基混合,照用与药剂等体积的无菌水与培养基混合,
摇匀后分别装在 3 个培养皿中(直径等于 90 mm),
待其凝固后,移液器吸取 10 μL 上述 1×108cfu/m L 菌悬液滴于培养基中央,干后进行培养。对照用等体积的无菌水与培养基混合。 置于温度为 28±2 ℃的培养箱中培养,48h后,查细菌生长情况。 每种药剂重复 3 次,后进行统计,算出抑菌最低有效浓度。接种点直径未发生变化或接菌点干缩的,
为抑制生长,“-”表示,浓度就用“C-”表示;接种点直径有扩展现象(变大),
用“+”表示,浓度用“C+”表示。 每种药剂每次试验有 5 个浓度,据公式 C'=(C++C-)/2,
求出抑菌最低有效浓度 C',
再求该药剂几次重复试验的平均值 C= (C1'+C2'+....+Cn')/n,
则该平均值 C 就为这一药剂的抑菌最低有效浓度。
2 结果与分析
2.1
8 种药剂对甜瓜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的抑菌效果分析试验结果表明(表 1), 种药剂对病原菌的抑菌效果各不相同,中,霉酮对病原细菌的抑菌效果最好,菌最低有效浓度在 0.35~2.5 mg/L;抗生素类药剂(春雷霉素、农用链霉素和中生菌素)对该病原菌抑菌效果普遍较好,
抑菌最低有效浓度均低于35 mg/L,
分 别为 25~35 mg/L、2.5~35 mg/L、6~12mg/L;而琥胶肥酸铜、噻唑锌、氢氧化铜和叶枯唑的抑菌效果普遍较差,
其中,
氢氧化铜的抑菌效果最差,菌最低有效浓度为 575~725 mg/L。
2.2 不同地区甜瓜细菌性果斑病病原菌对同种药剂的敏感性分析同种药剂对不同地区的病原菌抑菌效果存在一定的差异(表 1),
其中,唑锌、噻霉酮和农用链霉素对不同地区的菌株抑菌效果差异较大。 噻霉酮对陵水县菌株(LSBFB-1)效果最好,菌最低有效浓度仅为 0.35 mg/L,
而对昌江县菌株(CJBFB-1)的抑菌最低有效浓度为 2.5 mg/L,两者抑菌最低有效浓度相差 7.14 倍,水县菌株(LSBFB-1)对噻霉酮敏感较强;农用链霉素对乐东县菌株(LDBFB-1)抑菌效果好,菌最低有效浓度为 2.5 mg/L,
对陵水县菌株(LSBFB-1)的抑菌最低有效浓度为 35 mg/L,
两个菌株对该药剂的敏感性相差 14 倍,
乐东县菌株(LDBFB-1)对农用链霉素敏感性强 ,陵水县菌株(LSBFB-1)对该药剂的敏感性较弱 ;噻 唑锌对三亚市菌株(SYBFB-1)、乐东县菌株(SYBFB-1)抑菌最低有效浓度为 75 mg/L,
对陵水县菌株(LSBFB-1)的抑菌最低有效浓度为 550 mg/L,两者相差 7.33 倍,水县菌株(LSBFB-1)对该药剂的敏感性较弱;其他药剂对来自不同地区菌株的抑菌效果差别小于等于 2 倍,异较小。
2.3 各药剂在海南省甜瓜主栽区的抑菌效果排序
由表 1 可知,
在海南 5 个甜瓜栽区各药剂的药效大小不同,方市、乐东县和三亚市 8 种药剂的药效顺序相同,
而昌江县和陵水县 8 种药剂的药效排序不同。
在东方市、乐东县、三亚市各药剂效果从大到小顺序为: 噻霉酮>农用链霉素>中生菌素>春雷霉素>噻唑锌>叶枯唑>琥胶肥酸铜>氢氧化铜;在昌江县各药剂药效顺序为: 噻霉酮>中生菌素>农用链霉素>春雷霉素>叶枯唑>噻唑锌>琥胶肥酸铜>氢氧化铜; 在陵水县各药剂药效顺序为: 噻霉酮>中生菌素>春雷霉素>农用链霉素>叶枯唑>琥胶肥酸铜>噻唑锌>氢氧化铜。综上所述,方市、乐东县、三亚市和昌江市 8种药剂药效顺序总体趋势为有机杂环类>农用抗生素类>噻唑类>铜制剂,
而在陵水县菌株对噻唑锌的敏感性低于琥胶肥酸铜。3 讨论目前,
生产上防治细菌性果斑病多用农用抗生素及铜制剂[6],试验筛选出春雷霉素 、农用链霉素和中生菌素 3 种农用抗生素类杀菌剂对果斑病有较好抑菌效果,
但不同地区的菌株对该药剂的敏感性不同,农用链霉素的敏感性差异最大,否为病原菌对该药剂的抗药性所致尚未见相关报道,
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而琥胶肥酸铜和氢氧化铜两种铜制剂对果斑病的室内药效较差,204 年赵文龙等[7]研究了 143 个果斑病菌株对硫酸铜的敏感性,
表明果斑病菌株具有稳定的抗铜性,
且寄主为甜瓜的菌株比其他寄主的菌株对硫酸铜具有更低的敏感性,
即有更高的抗铜性,
本试验结果显示海南省各地区的菌株对氢氧化铜均表现为不敏感,
抑菌最低有效浓度在 575 mg/L 以上,南乐东县的菌株对氢氧化铜的最低有效浓度可达 725 mg/L,
与赵文龙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
因此表明海南省甜瓜细菌性果斑病菌株对铜的敏感程度较低,
建议生产上应尽量避免使用此类药剂防治甜瓜细菌性果斑病。 噻唑锌和叶枯唑均属于噻唑类内吸性杀菌剂,实验结果显示,种药剂的防治效果均不理想,
且海南陵水菌株(LS-BFB-1) 对噻唑锌的最低有效浓度为 乐东县菌株(LDBFB-1)、三亚市菌株 (SYBFB-1)的 7.33 倍 。 上述不同地区菌株对同种药剂敏感程度的差异性是否因长期使用该类化学农药所致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考证; 本试验筛选出海南各地区果斑病菌株均对噻霉酮这一有机杂环类杀菌剂敏感性最高,
抑菌效果最好,贾云鹤等[8]的研究结果一致。
琼ICP备13002991号-1

琼公网安备 46020402000008号


2018 © NANFAN.NET 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